章二十五:法爷和悲风的白垩纪之旅(一)(1/1)

“emmmmmm……”似乎也是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坑杀的神明,法爷尴尬的挠了挠头,但是随后又瞪着那又要作势扑上来的悲风,语气中有些不善,“你再扑上来我就真给你打成灰灰了啊!”

“是是是!”悲风急忙举起手来示意自己投降,这幅怂样子丝毫看不出来她是曾经支配过无数世界的生灵的大魔王,倒像更是个陪自己妹妹胡闹的大姐姐(大雾)……不觉得一个陪着中二病发作了的妹妹一起胡闹的姐姐很适合悲风现在的模样么?

当然,这个前提是法爷确确实实要是个中二病……虽然她动不动就魔法啊魔纹啊听起来就像是个中二病(不不不她确实就是个中二病好吧在让人看来!),但是要知道法爷可不是那种奇奇怪怪的大脑被异空间能量辐射而行为语言迥乎常人的家伙啊!而且他们都一般是国中二年级生啊,法爷的真实年龄都不知道呈几何了!(虽然还是没有某只紫老太婆大。)

法爷深吸了一口气,为了防止自己被悲风给蠢哭了,细心的给她讲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她那云里雾里的样子就知道她压根儿就没有听懂。总觉得悲风越来越蠢了?以前明明还是圣地安格鲁学院的首席三好学生来着(悲风自称),现在怎么连一个普普通通的时空回流都不知道了?

#悲风:时空回流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吧?!你也不看看你那一串奇怪的专业术语,我是文科生!文科生!能听得懂你们理科生的专业术语那才奇怪的吧!#

“吼!”

远方传来不知名的生物的吼叫,空中穿出无数扑腾声,接着是连续的大地震动声,仿佛是某个巨大的生物正在朝着这边快速奔跑,丛林的深处依稀可以听见生物的躲藏声。

“露西亚,那个……不会是独眼巨人吧?”悲风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刚刚的那声吼叫和曾经带给了她严重心里阴影的独眼巨人十分相似。

什么?你说悲风不可能被带上心里阴影?不存在的好么,悲风也讲究纯爱的好吧!她又不是变态!你试试差点被雄性独眼巨人强暴是什么感觉,不出心理阴影才奇怪好吧!

至于为什么悲风会差点被独眼巨人给强暴……emmmmmm,这就如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骑士穿着整齐的进入哥布林丛林出来却衣衫褴褛,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一样深奥。

“独眼巨人?”法爷一挑眉头,很显然也是想起了悲风那段黑历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眉头,虽然她穿越过来才一年多,但是好歹也是了解了一下的,这个世界居然没有独眼巨人这种东西,取而代之的是被称之为恐龙的大蜥蜴,说白了就是腿部加长加粗,颈部加长加粗的鳄鱼。

#大爷:不,我同类没有这样的!#

“安啦安啦,这个世界也许因为不是魔法侧发展,所以你说的独眼巨人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啦~”法爷耸了耸肩,语气有些无所谓,“顶多是恐龙啦~”

“恐龙?”猛的一下听到了陌生的词汇,悲风扯着自己的耳朵,但是丝毫没有减弱脸上的惧意,在她所经历的那这世界里,凡是和“龙”搭上关系的都是代表着强大,神圣以及不可侵犯。诚然在悲风还是他的时候,上过的龙也不知道有多少条,但是!但是!那都是你情我愿(并不),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算作悲风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不是这样悲风也不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吧?问题是你要知道,悲风是喜欢插别的生物,而不是喜欢被插,更关键的是,她身体转换性别的时候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那强悍到可以把龙神变成身下喘的肉身现在就如同一张脆纸片啊!不说和龙神对肛了,估计稍稍跑个几步就会上气不接下气的。

……所以在身体还没恢复之前,她暂时是不会对恐龙产生什么性趣了……

#悲风:就算恢复了也不会产生啊!我只是悲风,不是基佬啊喂!#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被悲风变成了身下喘的龙神,是个汉子。虽然人家喜欢穿女装,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也喜欢用伪声说话,但这并不是悲风肛了龙神的理由……所以,悲风不会搞基?不存在的!只要纯爱到位,就算对方没有生殖器官悲风也能上给你看啊!

就如同那只可怜的木木兽一样。

#木木兽:木木!木木!木木!#

“是啊,恐龙。”法爷没有发现悲风眼底深处那隐藏着的狂热,啧了一声后开始解释,“就是大蜥蜴,当然,和其他世界大蜥蜴不同的是它们没有翅膀,也不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这算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吧?翼龙就这么没了……或者,在法爷看来那不算恐龙的吧!(不,其实法爷只是稍微看了看,略懂一二来着,翼龙的存在她根本就不知道。)

“哦,吓死我了。”原来和那群力量大的要死的大蜥蜴没有一点关系啊,悲风顺了顺胸口,常舒了一口气,眼底的狂热也消失不见,是的,悲风在经历过无数世界后再也不是曾经的她了!再也不会只要看到或者听到某一种生物的时候就会性致高昂,恨不得为半兽人家族再多添几个新物种。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看到木木兽都会上的悲风了!

……其实说这么多还是悲风现在没能力了,不然的话估计这个宇宙的历史都会被改写啊!万幸万幸悲风变成了女孩子,等等,万一哪天悲风性致勃勃的想要上演一番真人版的《食花虫》……

那也无所谓了不是嘛,顶多悲风变成虫床啊什么的,出来半人半虫的生物是不可能的,这个宇宙意外的对这方面管的十分严格呢!难道说它早就知道了悲风会过来?

(不不不,这怎么能是宇宙的呢?明明是达尔文的锅啊!达尔文发明了《进化论》不是嘛?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部分人类可是堪比悲风啊!譬如重口味的兽王啊什么的。)

#达尔文:我不是!我没有!#

“嗯?发生了什么状况?”女子上一刻还在说教着那个突然燃起了热血的队员,但是下一刻就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变了,周围全部都是高达的蕨类植物,它们的根部散发出淡淡的荧光,女子脚下也不再是沥青马路,而是厚厚的一层草。

氧气的含量大幅度的升高,头盔上的空气检测仪清楚的表明这里的氧气含量达到了惊人的87%,而时间表也是调到了白垩纪后期,距离陨石灭世只有半年。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鬼才会让时光回流到这种地步啊喂!时空管理局可没在这个时刻设下时空节点啊喂!而且陨石哎那可是!灭了地球上曾经的霸主的陨石哎!怕不是要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了哦!

“大姐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几个队员围了上来,很显然,她们也是发现了这个尴尬的事实,不过之前那个突然燃烧热血了的据说是时空管理局某高层的儿子的队员却是消失不见,明明之前还在女子面前的。

嗯……大规模时空偷渡总是会消失个把人的可是常识啊!虽然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偷渡到这个时间……不,人家偷渡公司也没这么厉害把空间节点设立到这个时候,就算设立了也压根儿没人会选择用生命去看一场人生最大的烟花的吧!要知道偷渡之所以被称为偷渡,不就是因为不能返回原时空而对现时空带来影响的嘛?!

不然时空管理局吃饱了没事干来管理这些讨人厌的事情啊!而且很多逃犯都会通过偷渡到以前的时空来逃避法律责任,这就导致了诞生了无数平行宇宙,弄的让人都快疯掉了。

“现在的话,努力活下去吧,只要撑过了陨石降临的那一波冲击。”女子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们现在还有半年时间做准备,而且别忘记了,装备可是有自我冷冻系统。”

是的,时空管理局为了防止这种偶然出现的情况,在装甲里装备了据说可以无限冷冻的冷冻系统,只要有足够的能源,哪怕你想一觉睡到世界末日都可以!(虽然之前并没有发生,就算有发生的也会通过连接时空管理局网络完成回归,所以女子她们是第一批体验这种冷冻系统的小白鼠咯?)

#不知名的女子:那还真是厉害了。(死鱼眼)#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是白垩纪,我们之前要沉睡六千多万年?”某个成员敲了敲头盔,表示如果沉睡六千多万年的话,自己等人绝对会成为化石被摆在某个博物馆里面展览的啊喂!

“我们可以设定每隔一段时间清醒片刻,然后检查和维修自己身上的装甲。”女子虚空按了按手,也是敲了敲自己的头盔,从里面储存的信息库里调出来部分资料,“如果你们不怕被陨石砸到的话也可以准备好足够的能源在月球上进行冷冻,不过我们选择这个办法的话就需要制造出一个发射台。”

嗯,这边的一行人已经做好了以后的计划,打算一路苟活回去,为了防止成为化石还打算把自己弄上月球……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探月者在月球上发现了她们的话会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如果被法爷知道了她们的计划的话,估计会不屑的哼出声来吧?毕竟对于长生种来说,最不怕的就是时间了,而悲风也表示自己对于这些无所畏惧……是的,悲风肛了某个世界里的那个龙神后得到了来自他的祝福,也变成了传说中的长生种之一。只要不特意去作死的话,都可以一直活到不想活了!

你问我法爷和悲风现在在做什么?emmmmmm……这是个难以回答的事情……好吧,法爷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两只快盗龙,还用魔法驯服了它们……于是这个世界上最早的龙骑兵就这么登场了。

法爷还感叹快盗龙不仅坐在上面舒服,跑的还挺稳的,要不是不允许,她都想把这种生物引入卡拉赞了,让那些“奥数之门”的呆子们看看真正的法师坐骑是什么!

你放开脑洞去想象一下吧!法师们坐在快盗龙身上,手上挥舞着那点缀着各种魔法材料的法杖,一手搂着快盗龙的脖子,口中念念有词的念着闪光咒的咒语,然后突刺到敌人面前后一法杖狠狠地击打在他们的头盖骨上面……

那画面实在是太美啊喂!这哪里是高贵的法师,这和冲锋的骑兵有什么区别?就只多了个闪光咒闪瞎别人的眼睛?那还学个屁的其他法术啊!精通闪光术和骑术就好了是吧?!是不是还要再去学学如何杖击?

“噢噢噢噢噢噢~”你看看悲风,现在活脱脱的就像一个女神经,双腿夹住快盗龙的背,一只手在嘴巴前不停的拍着,发出各种鬼哭狼嚎,要不是法爷在尝试接触这世界的法则的话,早冲上去就给她下巴狠狠地来一次杖击了,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法爷!

要知道不仅只有刺客才会开无双的啊!法爷开无双虽然很难打出人命,但是那一杖杖的,看着就疼啊喂!

#真·法爷无双#

嗯,法爷在尝试沟通这世界的法则,虽然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就试过了,表示这沟通和不沟通完全为什么区别,但作为一个从奥数之门出来的法爷!怎么能够不拥有研究精神呢?!要知道她可是自己摸索出来了一套悲风结扎手术……虽然还没真正的实验过,现在也不需要实验了2333。

“噢噢噢噢噢噢~”

悲风叫到激昂之处,突然变坐为站,声音也越发的高起来了,仿佛就要划破天际的时候……

“砰!”

一片突兀的蕨类植物的叶子将那个制造声音污染的悲风给撞了下去,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于是世界都清净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