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七:或许……我比较适合写虐心?(1/1)

管他什么草帽小子还是万年吊车尾,总之现在少女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就朝着本地最大的电玩城“城市英雄”而去了,那里有着很多不明觉厉的东西,听说最近还引进了一批VR游戏仓!

是的,是游戏仓,虽然只是最便宜的那种,but!那也是十几万啊……而且想一想你躺进去的游戏仓上一刻里面还躺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性……瞬间就觉得倒胃口好伐?!

所以……少女并不打算去操作一下那被炒的沸沸扬扬的VR游戏仓,毕竟实在是太贵了,100块也只能体验20分钟……这一次完全是奔着那里的其他游戏去的!譬如传说中的……拳皇97!在譬如老司机们最爱跑的秋名山……

“哗啦~”

自动售币机前,少女端着个方形的小篮子接着游戏币,它们撞击在一起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边上的阿七和十三已经一人一个装满游戏币的小篮子,正在商量着去玩什么,女孩手足无措的站在边上……嗯,少女就是给她接的那篮子游戏币来着的。

至于少女自己……很是抱歉,她通常不在电玩城打电玩的,她只爱看别人打,偶尔手痒也只是会去打几把拳皇。嗯,以前少女可是靠技术打游戏的……直到有一天她发现靠技术拯救不了中国人……啊呸!是改变不了她自己,于是就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

“哎?沐岚轩出去玩了?”西行寺幽玄站在女孩的家门口,刚刚她打算叫女孩一起去庆祝她的生日的,结果女孩的父亲一脸不耐烦的讲女孩天刚亮就出去玩了。

“出去玩居然不叫我,哼!”幽玄皱了皱鼻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了女孩的电话号码就打了过去,然后就静静地靠在女孩的家门口。

“嘟……嘟……嘟……嘟”

“喂?幽玄啊~找我什么事情呢?”

忙音响了一会儿女孩才接通电话,可是那边传来的嘈杂音让幽玄皱了皱眉头,听不清楚女孩说的是什么啊……那就发短信问一下她在哪里吧~

真是的,明明自己好不容易才从母上大人那里拿来2000元的说,想和轩轩一起去给她庆祝生日,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吃一顿浪漫的大餐。

然而那边好吵,而且隐约间幽玄还听到有人在叫女孩的名字,那一瞬间,仿佛有种重要的东西即将要被别人拐走一样。

“哼!”幽玄冷哼一声,“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气冲冲的开始编辑了短信。

“轩轩,你现在在哪里?我来你家找你你爸爸又说你出去了,昨天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去给你庆祝生日的么?”

编辑好了,发送!

嗯,现在就等着轩轩的回复吧!幽玄紧紧抱住手机,脸上不只是因为兴奋还是什么而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不要想那么多啦~下楼下楼。这个头发只蓄两鬓的长裙女孩晃了晃脑袋,“噔噔噔”的跑下了楼,然后在路边一边等着女孩的回信一边等着的士。

女孩很快就回信了,幽玄感到手机一阵震动,急忙解开锁屏看了起来。

“我?我在城市英雄,和几个今天刚刚认识的小姐姐们一起。今天早上出门太急忘记了告诉你,幽玄你不会怪我吧?”

哎?和今天刚认识的小姐姐一起在城市英雄?幽玄眯了眯眼睛,不……轩轩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从我这里把她抢走!

“小姐,去哪?”刚好一辆的士停了下来,少女拉开了前门,就看到司机那满脸的胡渣,张嘴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烟味,眼角也有些许疲惫。

“唔……城市英雄,谢谢了。”幽玄下意识的挡住口鼻,露出了些许歉意,关上了前门,转而坐在了后面。

司机看到了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还没睡午觉呢,跑车都跑了一个上午,为了提神才抽了几根烟,然后就被这个女孩给拦了下来。

也对,女孩子家家,讨厌烟味也很正常来着的。司机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只是眼睛里藏着深深地落寞。

如果……自家的女娃子那年没有出车祸的话……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不过城市英雄……司机皱了皱眉头,却也不好说些什么,有可能人家只是过去去等朋友呢?

的士缓缓的启动了,车子里开始放起了歌,有些哀伤。

“大叔……这是什么歌啊?”幽玄听到那首歌的时候感觉有些耳熟,但是却忘记了叫什么,好奇心之下把头朝前伸了伸。

“这首歌啊……”司机大叔露出了些许怀恋,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沉重,“是我女儿最喜欢听的歌,名字好像是叫做《青い栞》的吧。”

“大叔,你女儿?”幽玄愣了愣,突然发现这个大叔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不禁顺着大叔的话追问了下去。

“我女儿啊……她可是很可爱的呢。”大叔声音柔柔的,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女儿的样子,嘴角开始上扬,“她小时候总是喜欢跟在我后面,叫着‘爸爸爸爸,我们去哪里玩啊?’。”

“可是……”大叔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7岁那年……”

“爸爸~我想吃冰棍儿!”小萝莉穿着碎花裙,扎着两个羊角辫,用力晃着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的男人的手臂,盯着边上的那个买冰棍儿的摊子的眼睛写满了渴求。

“冰棍儿啊~”男人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慵懒的从兜里掏出来2块钱递给小萝莉,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去买吧,记得给爸爸我也带上一根哦。”

“谢谢爸爸!”

小萝莉开心的扑在了男人的身上,“吧唧”一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向了那个摊子,两个羊角辫也随之一上一下的摆动着。

“这妮子。”男人摸了摸自己被亲的地方,笑了笑,就这么懒懒的看着自家女儿过去买冰棍儿。

然而……温馨总是会被打破的,马路上的一辆车不知是怎么了突然撞向了小萝莉,男人的笑容还没消失,自己的女儿便已经被那车给撞飞了出去。

……

自那以后,男人就戒了酒,只是烟……抽的愈发的多了,每到夏天,他都会去买两根“老冰棍”,一根自己吃,一根……就给自己女儿。

此章加到书签